15056025940
新聞資訊

行業資訊

安徽掀起新一輪大規模清房行動 官員急拋房產
編輯:淮創科技 更新:2013-06-26 查看:0

安徽掀起新一輪大規模清房行動 官員急拋房產

轉播到騰訊微博
安徽掀起新一輪大規模清房行動 官員急拋房產

愈演愈烈的基層干部占地建房現象,令安徽發動了新一輪大規模清房運動。不過,清理對象僅僅是房改房、集資房、自建房和小產權房,無涉商品房。

2013年6月9日,端午小長假前最后一個工作日。在合肥城改集團,一位辦公室負責人悄悄把貼在單位電梯旁的一張紙撕下來。

這是一張房產信息的公示表,公示了城改集團六位領導的房改房、集資房和小產權房擁有情況。在單位公示了7個工作日后,這張公示表被撕下,遞交給了合肥市清房辦公室。

2013年6月9日,端午小長假前最后一個工作日。在合肥城改集團,一位辦公室負責人悄悄把貼在單位電梯旁的一張紙撕下來。

這是一張房產信息的公示表,公示了城改集團六位領導的房改房、集資房和小產權房擁有情況。在單位公示了7個工作日后,這張公示表被撕下,遞交給了合肥市清房辦公室。

讓黨政干部主動在單位內公示房產信息的做法,此前在中國并不多見。在樓市飛速上漲的過去十年里,由于房地產沉淀了大宗財產,住房信息的公開相當于官員財產的半公開,因而官員的住房信息一直是高級機密。

2013年年初,各地更掀起過一股揭發“房姐”、“房叔”及“房媳”的風潮,一批擁有驚人數目住房的官員更觸動了公眾神經。此后,多地政府甚至嚴控用姓名查詢他人房產信息。住建部曾計劃在2013年6月底前實現500個城市住房信息聯網,但有媒體稱,來自地方的阻力強大,進展并不順利。

安徽省的清房行動因此以一種發起者始料未及的方式吸引了公眾的注意力。2013年年初安徽發起針對全省黨政干部的清房行動時,正值合肥“房叔”新聞發酵之時,空前的輿論壓力令他們只能低調進行。

早在2013年2月底,一份詳細的安徽省清房行動方案便已下發。清房范圍并不僅限于全省各級黨政機關、人大、政協、審判、檢察、事業單位,政府管理的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負責人、教育機關、民主黨派在職領導也被納入其中。

清房行動的一位負責人稱,“我們只要求黨政干部申報他們的公房、集資房、小產權房,而不必申報商品房,只要是正當所得,他們有多少套商品房我們都不管?!奔词谷绱?,上述負責人也承認,這場清房行動仍有諸多問題懸而未決。

宿松亂象

2013年年初,合肥市新站區站北社區原書記方廣云作為“房地產大亨”進入公眾視野。在一個中產階級買一套公寓都不容易的城市,方廣云被指控套取侵占了安置房136套,當地人甚至稱其為“房叔”。

舉報他的村民王可翠和方義虎向南方周末記者稱,房叔的秘訣就是拿安置回扣和偽造多個假戶口套取安置房。為了舉報方廣云,王可翠花了一年的時間,到樓道里面找水電費單子,看上面的名字,如果不是村里面的人,就記下來。4年下來,他們幾個人為舉報房叔花去八十多萬元積蓄。

合肥房叔積累起來的巨額財富,以及他所代表的一部分基層黨政干部的大膽妄為,都讓公眾震驚。但早在方廣云案爆發的一年前,安慶市宿松縣出現的黨政干部違規自建大面積住房問題,是讓安徽省領導下定決心在全省清房的直接原因。

據安徽省紀委一位人士透露,宿松縣一些干部以各種方式違規占地建房的現象極為普遍,“最早只是一小部分干部在做,但沒人監管,在當地造成極為惡劣的影響,并且一下子就亂了,后來我們通過清房把當地情況摸熟了,查處了一些干部,并且希望以解剖麻雀的方式,推廣到全省?!?/P>

宿松縣反腐人士賀建橋則向南方周末記者透露,最早引起省委重視的,是關于宿松兩位縣委常委領導在龍門路上超標建房的舉報——其中一位縣委常委甚至在龍門路十字路口建起一棟7層的商住大樓,價值超千萬,并以每年15萬元的租金租給宿松園區的企業。省委領導當即組織一些老同志去宿松調查,老同志交回來的報告觸目驚心,省委領導在震怒的同時,決定以宿松清房為突破口,在全省開展清房行動。

賀建橋稱干部自建房之所以蔚然成風,與宿松土地管理混亂不無關系,“官員在城里蓋私房都是先蓋起來,再去跑手續”。

南方周末記者就這些情況向宿松縣負責清房的紀委書記甘長浩求證,他回復稱“宿松違規建房問題有很復雜的歷史背景,我們現在清理的,也是過去遺留下來的土地問題”。

查處了500位廳級干部”

這并不是安徽省第一次組織清房行動。早從2004年開始,安徽省就連續三年對處級以上干部進行過一輪清房,當時主要清理干部違反房改政策超標準購房、集資建房和多占房等問題。

當時負責牽頭清房的安徽省紀委黨風廉政辦公室主任陳清海向南方周末記者稱,那輪清房行動,一共查處了500多位廳級干部,2000多位處級干部,追繳了2億多元的房款,“2006年后處級干部就很少存在住房違規問題了”。

在1998年中國住房制度改革后,各種住房違規行為在某些地方還隱秘地存在著,安徽省是少數花力氣清查的地方之一。安徽的清房行動,當時也引起了中紀委的關注,2007年安徽省紀委人士還被請到中紀委去,宣講其清房經驗。陳清海稱,他們還參與制定了中紀委全國的清房方案,不過由于阻力太大,中紀委那年的清房行動并沒有推行下去。

而在安徽省內,清房行動一直在繼續。合肥市紀委和房管局隨后組成了一個清房辦公室,從2008年開始對違規購買或租占直管公房現象進行集中清理。當時有一些干部手上有包括房改房在內的數十套房子,竟然還捏著一套直管福利房。

合肥市房地產協會會長李慧秋稱,為了清理這些直管公房,合肥市花大力氣對2萬套直管公房進行了登記、檢索、核實,并輸入電腦,建立了翔實的數據庫,在電腦前輸入一人姓名,立刻可以顯示出此人以及其配偶名下的所有房產以及房產的性質。

“如果你有兩套房,當時我們會動員你讓你自己交出多余的房屋,如果住房面積超標,就要按照市場價補上,當時連房管局一位副局長的房子都被清理了?!崩罨矍锔嬖V南方周末記者。

數輪清房行動讓合肥房地產市場有序不少,和周邊省會城市南昌、長沙相比,合肥黨政事業單位的集資房、小產權房少了很多,“公務員也走的是市場化的團購,且一般只優惠5到10個點,像濱湖新區最近一些項目的團購即是如此?!崩罨矍锓Q。

據《江淮晨報》報道,星隆購物廣場等兩個集資房項目在2011年3月份入市時,三千多元每平方米的均價,還極大拉低了合肥當月新建住宅均價。

星隆購物廣場是安徽省地礦局開發的集資房項目。安徽省地礦置業有限責任公司的一位內部人士對南方周末記者稱,“我們做房地產首先解決自己單位內職工的住房問題,在安徽,很多國企都是這樣?!?/P>

“不過,像這樣的集資建房項目,近兩年越來越少?!绷簴|勛說。

官員急拋房產

安徽省此次清房行動的一位負責人稱,與2004年那輪不同,此次清房以宿松為突破口,著重查處類似宿松一樣的縣處級以下干部違規建房現象,“工作量太大,我們現階段主要還是針對縣城里一些干部的違規自建房?!?/P>

這將是一場歷時超過一年的清房行動。在被查之前,官員有機會先行自查,自覺將房產信息登記申報,交給組織查證。官員本人及其配偶、子女有多少套房改房、集資房,有沒有自建房和“小產權房”,清房行動中,這是清房的重點方向。

從2013年10月開始到2014年2月,安徽將對查出的問題進行整改糾正,糾正基本原則是干部個人手中的閑置土地一律收回;違法違規買賣土地和出售出租自建住房、保障性住房、小產權房謀取的私利一律收繳;自建住房超過規定面積的部分,一律按照市場價格回收或收回拍賣;違反規定多占的住房一律收回。

在宿松,清房的標準是黨政干部自建房不能超過350平方米,超過了則要繳納罰款或者沒收。安徽省紀委派駐的清房小組歷經近一年的調查和查處,共有210位干部接受了處罰。

這其中還包括兩位縣委常委,前文所述那位縣委常委位于龍門路的七層大樓被沒收,另一位縣委常委則交納了數十萬元罰款過關。

另一位宿松媒體人士則透露,清房小組在調查到宿松檢察院和公安局時,遇到了極大阻力,最終宿松清房行動高高舉起,又輕輕落下了。

對于上述情況,南方周末記者向宿松縣宣傳部部長張向東求證,他稱“清房情況非常復雜,以組織說的為準”。

盡管清房行動不涉及商品房,但一位清房小組的內部人士稱,此舉仍對一些公務員形成了震懾。南方周末記者走訪了多家合肥市的房地產中介,不少中介表示一些官員拋售房產的心態比前幾個月急切了很多。

濱湖新區一家名為映日房產的中介人員稱,2013年5月底一位官員甚至連開了幾個小時車從外地趕回來賣房子,“他的房子在高速時代城”。

(大河網)

正文已結束,您可以按alt+4進行評論
学神制霸娱乐圈_老富婆SPA高潮国语对白_迈腾2021款报价及图片330豪华版_苍井空被躁2小时在线观看